寫下最后一篇日記,我們的武漢抗疫故事結束了

  原標題:醫護日記|寫下最后一篇日記,我們的武漢抗疫故事結束了

  2020年春節,寒風凜冽,病毒肆虐。

  萬家燈火團圓之際,有一群人他們“逆行”向前,放棄假期,放下家庭,堅守在臨床第一線。

  他們心中只有一個目標:早日戰勝疫情,守衛人民健康。

  從1月26日起,澎湃新聞浦江頭條欄目推出《醫護日記》,記錄那些在臨床一線為人民健康而戰的醫護人員。

  3月31日,武漢,上午,陰;上海,下午,雨 。

  今天我們回家,回到大上海的懷抱。中午還在武漢,下午已到上海 ,800公里的距離,承載了滬漢兩地人民的感情,那份濃烈、真摯的感情。

3月31日下午 ,查瓊芳醫生在回滬航班上。本文圖片均為查瓊芳提供

  凌晨1點,微信圈還有隊友在發消息和點贊,估計很多人和我一樣難以入眠吧。早上6點半起床,洗漱后先把最后的一些東西都整理進了箱子,接下來就開始整理房間,作為一個聽話的隊員 ,我嚴格按照領隊的要求,把房間打掃干凈,就算達不到酒店服務員的標準,但在我眼里已經滿意了。

  隊里通知8點半就會有行李車來把我們的行李運走 ,今天武漢天河機場回家的人太多,怕到時候找不到行李,昨天晚上 ,隊里就緊急聯系為我們做了統一的標簽,標簽今天早上能領,上面寫上了每一個人入住的賓館名字、所屬醫療隊、姓名、托運行李號等,到時候標簽一貼,就不容易出錯了。

  吃完早餐,先到樓下晃了一下。標簽已經到,周新教授和他的行李箱也在樓下了,甚至已經貼上了標簽,看樣子周教授回家的心比我們還急切啊。趕緊回房間,箱子上貼完標簽送到樓下,反正有消防小哥在,我們放心 。

  八點半不到,再次回到樓下,已經有很多的箱子了,消防小哥忙著,為我們的箱子系上粉色的絲帶 ,這樣子就更有特征能區分,感謝小哥暖心的行動 。這時候酒店的外面已經來了很多警察,在門口列隊了。我們10點多走,他們這么早就來了,辛苦。我趕緊問,能合影一張嗎?估計是他們的隊長吧,說,隨意。再隨意也不能把他們隊形打亂吧,趕緊在邊上和他們合影一張,感謝這些最可愛的人。

  等我們出發時 ,武漢的一些市民在馬路邊列隊相送,合唱《歌唱祖國》。一句句“感謝上海,感謝人民”的呼喊聲令人心情激蕩。我們也列隊呼喚“感謝武漢人民”。和酒店的工作人員依依惜別,在歡送聲和警察們的敬禮中,我們踏上了開往萬豪酒店的路 。

  今天我們分駐在兩個酒店的第一批援鄂醫療隊會在萬豪集中,然后一起出發去機場。等我們到達萬豪酒店的時候,萬豪酒店的隊員們已經在等著我們了。在這里,我們將有警車開道,送往機場。

3月31日上午,武漢警察開道,一路護送上海醫療隊前往武漢天河機場。

  武漢和他的人民,給了我們最高規格的送行,我們深感榮幸和自豪。

  到達機場,金銀潭醫院的張定宇院長也來送我們了。他說:“非常不容易,和我們一起戰斗了60多天,你們是我們的親人,上海也是我們的親人。”武漢的領導說 :“歡迎你們故地重游 ,武漢將張開雙臂歡迎你們。武漢感謝你們,一千多萬武漢人民感謝你們,會記住你們,記住你們這些白衣戰士。”

  鄭軍華隊長說:“我們完成了任務,完成了使命,今天我們要回家了。共飲一江水,滬鄂心連心,我們上海醫療隊把武漢當作第二個故鄉,我們會常回家看看 ,感謝武漢人民、武漢政府對我們醫療隊的幫助。”

  是啊,從此武漢就是我們的第二故鄉,因為我們曾經為他“拼過命”。我們和金銀潭醫院生死與共,我們一起扛過來了 。

  拿上登機牌,進入安檢口,今天我享受了不一樣的待遇,不用摘下口罩,把身份證交過去,我問安檢:你能認出來嗎?回答:能,可以看眼睛。厲害啊,火眼金睛的能力。過安檢,我趕緊要把背包里的水丟掉 ,安檢帥哥說,不用丟。今天的我們享受的是什么待遇啊,我太激動了。

  來到登機口,今天的湖北機場集團的空姐為我們送上了她們的節目《夜來香》,美妙的歌聲,優美的舞姿,可我關注更多的卻是空姐們曼妙的身材!羨慕!

  臨上飛機前,我聽到了還在雷神山醫院抗疫的李佳醫生發我的最新版新歌《等你》。她說這首歌寫于1月30日,當時是為期待我所在的醫療隊早日凱旋時寫的。得知我們3月31日回的消息后,她不顧夜班勞累,和她的朋友們48小時里趕制出新歌表達心愿,2天里她只睡了3個小時。

  不知為何,靜靜地聽著這首《等你》,我再次潸然淚下,“誰不想歲月無恙,誰不想藍天下翱翔,你奔向戰場,只為看到自由的呼吸,看到人來人往……”

  在飛機上又聽到了東航機長渾厚的聲音:兩個多月前 ,我們的航班把你們送到了武漢的抗疫前線,拯救生命,一個多月后,武漢的疫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,你們拯救了無數的生命。。。。。。因為你們的努力,我們看到了曙光和希望 ,因為你們的努力,無數的人被你們感召而加入與病毒斗爭的戰列。我相信,在全人類的努力下 ,這場疫情總將會取得勝利。再一次向你們致以崇高的敬意 。

  當飛機在虹橋機場停穩時,很多人都迫不及待的站了起來,回家的感覺真好。上海的天下著雨,有些冷,披著雨披站在最后面,我只能聽到領導的聲音,卻看不見人在那里。耳朵聽著聲音,眼睛四處看,好多人在歡迎我們。領導的話,我只記住了一句話:看你們回來,老天也感動地哭了。哈哈,武漢是陰天,估計是因為我們要走了,心情不好吧。

  車隊出發,路邊的警察舉手敬禮,目送我們離去;來到酒店,又是列隊歡迎。是啊 ,我們回家了,感謝所有的人,歡送我們的人、迎接我們的人。

  跟隊友們趕緊在酒店大堂合影留念,我們小組也總算來了一張小“全家福”,唯一一張不穿防護服的集體照。等進了房間,我們就不能出門啦,真正進入14天的隔離期。

查醫生與“戰友”在一起合影 。 

  安靜下來,整理思緒,寫下了這篇日記,我們上海第一批支援湖北醫療隊的武漢抗疫故事就全部結束了。

  在這兩個多月的過程中 ,有很多讓我感動的人和事,有很多人需要我們去感恩。

  支援湖北日記的最后一篇,也是第67篇日記。我還想特別感謝一位深藏在我背后的無名英雄。每天下班后再忙再累,也會將我口述或記錄的心里話一股腦兒扔給她。有的時候我有開心振奮的消息會與她一起分享;有的時候她會撫慰我焦慮的心情;當我困惑迷茫的時候,她也會設身處地為我提供建議。大家看到的我的每一篇日記都經過她修改。有她在,我可以隨心所欲的在日記里傾訴 ,無論正面的還是負面的。感謝您,袁老師!

  (澎湃新聞記者 陳斯斯 整理)

點擊進入專題: 聚焦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